《灌篮高手》背后的日本动漫唱将一姐大撕逼
2019-05-15 11:43
分享:

  一颗橙红色的球出现在荧幕中心,在渐渐拉远的镜头中,樱木花道和流川枫高高跃起,同抢一个篮板完美致敬乔丹罗德曼。随后镜头逐渐拉到全景,湘北和海南激战正酣,就在此刻,大黑摩季那穿透力十足的嘹亮女声响起……

  相信看过灌篮高手动画版的朋友一定对这首激情奔放的片尾曲印象深刻,不过可能鲜为人知的是,大黑摩季的这首在流传度最广的片尾曲。其实只是《灌篮高手》动画片的四首片尾曲中的其中一首。除了这首《只凝视着你》以外,还有《直到世界尽头》,以及另外两首知名度稍欠的《捕捉闪亮瞬间》和《我的朋友》。

  其实按照动画制作方的原定计划,由坂井泉水主唱,作为压轴的《我的朋友》才应该是这四首歌中的重头戏,但由于《灌篮高手》原作者井上雄彦在动画制作过程中与制片方发生矛盾(主要是因为井上认为动画片做的“太过于不真实”),导致动画的制作相对于漫画原著被腰斩,而作为原定全国大赛期间使用的《我的朋友》也因此只出现在了最后的19集中。

  从某种程度来看,这一变化使得了《我的朋友》在中国的传播度并不如第一首片尾《只凝视着你》,而在4年后,类似的事情又在《中华小当家》这部动画片中再次重演,大黑摩季的《空》依然给更多过人留下的远超坂井泉水《无法呼吸》的印象分。

  然而动漫归动漫,现实归现实。以上这个问题却并不妨碍坂井泉水在中国和日本的人气完爆大黑摩季。而这两人在灌篮高手背后的撕逼史,则就要从两人共同所在的being公司说起。

  上世纪90年代,日本因为经济危机进入“失去的十年”,而当时,日本的音乐也渐渐进入转型期,期间being异军突起,成为日本最知名的音乐制作公司,期间该公司的总销售额高达450亿日元,以至于代言了那个时代日本音乐的专属的名词,即所谓了“being boom(being大爆炸)”时代。

  与一般的音乐公司不同,普通公司都会想尽办法给艺人和作品做宣传推广,因为在音乐产业领域,音乐作品的宣发成本甚至可能比制作成本还要高。但Being公司却另辟蹊径,严格限制歌手的演唱会数量,歌迷们无法获得足够的歌手信息,只能翘首等待他们的新作品。

  并不过being并没有封死所有的营销渠道,在90年代,being的歌曲作品大部分都和当季动画绑定(tied-up)宣传,自带话题热度和宣传资源的动画作品,搭配“神秘系”being公司出品的歌曲,在宣发上形成了天然的互帮互助小组。

  而这样的宣传手段,自然需要与之契合的王牌艺人,而坂井泉水正是being公司最完美的“神秘系”营销作品——一个干净、不善言辞、擅长创造,专注于音乐、保守到甚至连裙子都不穿的冷美人,在那个经济泡沫破灭后的世界,用温柔而硬朗清澈的声音演唱青春和温情……在90年代日本经济衰退的背景下,这种温柔的鼓励简直是完美的社会抚慰剂。

  1993年,坂井泉水的《不要服输》成为日本国民金曲,而她自己和她所在的zard乐队也成为了日本全国最炙手可热的女歌手。后来人气更是一路居高不下,被千万人称为女神,而随着2007年坂井泉水意外离世,这种崇拜更是完成神格化,其群体在中国国内将其称为“姐姐”,与张国荣粉丝将张国荣称为“哥哥”有异曲同工之处……

  但是实际上,坂井泉水的走红充满了各种偶然,甚至连坂井泉水这个充满仙气的名字都是后来改的——1988年,当时还用着本名蒲池幸子的普通女孩板井还在银行做接待工作,结果被星探发现以模特出道,但在很长时间内,她都默默无闻,甚至还必须在拍写真集、在各种影视剧和MV中跑龙套(现在网上依然能搜到这种严重破坏后期人设的写线月,在being公司的合声甄选中,板井落选,但being社长长户大幸力排众议将其发掘出来,次年2月,板井和她所在的乐队ZARD就宣布出道,Good-bye My Loneliness一炮而红,而公司至此也开始倾全力打造出了“神秘系”的坂井泉水。

  入社半年旋即出道走红,这样的速度在讲究论资排辈的日本也并不算常见,板井得到的偏爱由此可见一斑,而与此同时,已经入社3年的大黑摩季却依然在苦苦等待一个出道的机会。

  与充满灰姑娘光环的坂井泉水不同,大黑摩季的经历激不起任何人的同情与偏爱,家底殷实的她3岁就开始学习乐器,小学时即开始展露音乐天赋开始作曲,高中毕业后就来到东京学习音乐,在此同时他在社交圈非常活跃,与当时多名日本知名音乐人都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

  但是在进入being公司之后,大黑摩季的星路却好似撞上南墙,由于外形不够出挑,大黑摩季虽然嗓音天赋广受好评,但being公司却一直没有让其出道的计划,只是将其放在各个歌曲中担任合声的角色。

  入社三年,个人成就停滞不前,身边的后来者却一飞充天……在这段时间里大黑摩季心里有多苦闷我们可想而知(大黑摩季甚至一度离开公司,并飞到美国散心)。而公司的所谓神秘系宣传方式虽然给坂井泉水带来了极大的好处,却因为大黑摩季豪放的个人作风格格不入而导致效果欠佳,由于没有曝光度+独特于其他日本女歌手的嗓音,日本坊间甚至一度有所谓大黑摩季实际上并不真实存在,其声音都是电脑制作的疯狂谣言。

  而2002年左右,being公司在大黑摩季离开之后故意在所有其原来作词的作品中作词一栏里写上“工作人员+大黑摩纪”,暗指大黑不会作词(而坂井泉水则正是依靠出挑的作词能力被冠以才女身份的),公司的偏袒策略加上个人的失意,这显然成为日后大黑摩季与坂井泉水所谓“撕逼事件”的一个导火索。

  2007年5月25日,大黑摩季在一档电视节目中表示,自己年轻时因为外形不够好,只能给某些唱歌不行却只是因为有可爱的外表和造型的人唱和声。

  (原话:谁要配合你那恶心的声音?……果然最后唱歌这事还是要靠脸和身材才行么,真是搞不懂怎么会这样!)

  此言一出,立刻引发巨大反响,这段话也理所当然的被解读为对坂井泉水的落井下石。要知道当时坂井泉水已经因为癌症入院治疗,而且癌细胞已经扩散,病情并不乐观。

  但是让情况变得不可控制的事情则发生在节目曝光1天后——5月26日,坂井泉水在医院散步休息时意外从一个3米高的楼梯处跌落,随后在5月27日——也就是大黑摩季正式出道的15周年——坂井泉水因为脑损伤不幸去世。

  自然而然的,悲伤的粉丝们顺其自然的将矛头直指大黑摩季,其个人博客被灌爆,同时也有歌迷表态要销毁所有大黑摩季的唱片。而风口浪尖之上,大黑摩季在5月30日参加了坂井泉水的葬礼,并在葬礼上失声痛哭,勉强才算平息了事端。

  但是很快,大黑摩季多年前一段采访时所说的话就被挖出——“泉水酱的音色是我永远无法望其项背的,下次和声记得约我哦。”这是1999年,大黑摩季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话。而她的一系列表态,自然也被当做“虚伪”和“惺惺作态”的证据。

  时至今日,在中日的论坛里依然有人在讨论两人的关系到底如何。只是斯人已逝,我们自然无从知道坂井泉水的想法,而为死者讳,大黑也不可能在发表有关坂本泉水的其他言论了。坂井泉水和大黑摩季的经历和环境也确实塑造了这种复杂纠葛的氛围,随着时间的流逝,故事的细节和真实被逐渐风化,留下的只有情怀。

  在坂井泉水去世后,being公司没有跟上潮流后继乏力,而以坂井泉水为核心的zard乐队渐渐进入了了和beyond类似的局面里,随后的音乐活动开始以悼念和发精选为主,被某些刻薄的网友形容为“赚死人钱”。

  而大黑摩季在与being不愉快的度过了多年之后选择离开,一直以自己实力为傲的她在用嗓子发力(一般歌手唱歌都讲究从腹部发力,但大黑摩季和滨崎步类似,都是以嗓子发力为主,声带长期磨损)了近十年之后,她也终究为自己独树一格的嗓音付出了代价,1997年的巡回演唱会加速了她“毁嗓子”的脚步————一场两个小时的演唱会,大黑摩季全程发力飙音,到九十分钟唱《只注视着你》时,她的声音已接近嘶哑,全靠一口气把声音顶上去。2010年,就是在坂本泉水逝世后三年,大黑摩季基本上进入隐退状态。

  然而命运就是如此凑巧,当年坂井泉水因为宫颈癌没有得到有效控制而离世,而大黑摩季则也在归隐后没多久也因为健康问题做了和当年坂井泉水一样的子宫切除手术。2016年,大黑摩季复出,并为《名侦探柯南》献唱新的主题曲《lie lie lie》,这时,人们好像突然想起当年坂井泉水也曾为《名侦探柯南》最初动画版献唱,而那首歌的名字则是《转动命运之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