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出生率下降人口形势严峻 议员建议女生放弃学
2019-09-22 04:05
分享:

  众所周知,俄罗斯生育率低,人口萎缩是其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之一,俄罗斯官员们为鼓励自己的国民们生育也可谓绞尽脑汁。走投无路之际,弗拉基米尔州保健部的副部长尤利娅·阿尔谢宁娜在一次“保障妇女、儿童与生育率提高”的圆桌会议上竟发表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声明:建议俄罗斯女人不要继续有损于母性本能的教育。通俗地说就是女人应尽早生孩子,而不是忙着接受高等教育。

  她呼吁改变在姑娘们头脑中固定下来的女人需要先受教育的思想观念,甚至要求母亲们不要斥责自己早孕的女儿。她声称,孩子生得越早,以后就会有更多机会生更多孩子。在接受当地一家名为“斑马”的电视台的采访时,她说:“孩子是上帝给予的礼物,可能会来得早一些,但能怎么办呢?虽然确实会让生活更辛苦些,但这是生活赠送的礼物,甚至可能是唯一的一份礼物。”

  此后她又解释说,之所以发表此言论,主要是希望能够遏制年轻姑娘们肆无忌惮地堕胎(俄罗斯年轻姑娘们做人流的概率极高)。塔斯社也对她的详细解释做了报道:“事实上,我的意思是,无论是学业亦或是其他生活情况都不应该成为影响女性怀孕的理由。随着身体的发育成熟和适孕年龄的到来,女性应该及时怀孕并生育孩子。女性越早做到这一点,那么自身患慢性疾病的几率就会越小,胎儿患染色体疾病的概率也会越小。此外,初次堕胎对于任何年龄段的女性来说都是危险的,但父母们坚持要女儿这样做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女儿还需要接受教育,然后毕业、经济独立、买房等等。”

  与此同时,弗拉基米尔州的副总理塔季扬娜·戈利科娃早前也指出,现在女性多在26至35岁时才开始考虑生育。统计数据显示,在2000年,第一胎是女性在25岁之前生产的概率占所有新生儿的60%,而到了2017年,这一概率只有45%。戈利科娃指出:“头胎生产的年龄界限变为26至35岁,就意味着潜在的随之而来的二胎的生育率将会降低。”

  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负责儿童监察的政府官员安娜·库兹涅佐娃调查发现:现代年轻人越来越看重自己职业生涯的发展,对年轻人来说,自身的名誉、事业的成功和生活的舒适要比生孩子更重要。她说:“我们正在失去那些所谓的‘甚至没有怀上的’孩子,那些孩子本来可以生下来,但没有人有这个打算。因为生不生孩子是可以人为控制的,人们可以自己控制要一个还是两个孩子。”但库兹涅佐娃又补充说:“在大多数情况下,追求个人的成功与自由的价值观占了上风。我们也知道,在紧张的现代生活和激烈的工作竞争中和年轻人谈孩子不合时宜。但我们也要明白,没有孩子,我们就失去了人生中一个重要的价值,就是幸福。”在她看来,阿尔谢宁娜的这项命令有助于改善生育率。

  据俄罗斯国家统计局统计,俄罗斯新生儿的数量越来越少。去年全国每一千人只生育了10.9个孩子,而2017年的数据为11.5。此外,俄罗斯的死亡率并没有变化,去年每一千人中有12.4人死亡。与此同时,考虑到移民人数也在不断减少(在2017年,移民人数增加了21.9万,而在2018年,则只增加了12.39万人次),人口自然日趋萎缩。2017年人口下降比例还只是0.9%,而今年就达到了1.5%。这组令人极度失望的数据迫使国家对人口计划项目的预算拨款又提高了3万亿卢布。

  俄罗斯政府计划到2024年,总出生率应达到一个女人有1.7个孩子,而2019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显示现在一个女人只有约1.5个孩子。为了完成这一任务,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采取各种措施提高出生率。这样,从2018年初起政府已经出台政策,有孩子的家庭可享受特别优惠抵押贷款。在6月25日星期二,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声明,有1.5至3岁儿童的家庭将按照规定获得每月约1万卢布的津贴,而不是此前支付的“令人羞愧”的区区50卢布。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能收到津贴,而只限于那些赤贫的,例如两人月收入都达不到一对夫妻最低生活标准的家庭,该措施计划于2020年启动。此外,在俄罗斯艰苦的“人口斗争”中也关注到了残疾儿童家庭,梅德韦杰夫说:“将给那些有工作能力但是为了照顾家里的残疾儿童而无法工作的父母们提高近2倍的工资,这项措施将于今年7月1日生效。”

  俄罗斯专家认为,要想让俄罗斯人不再看重职业和教育而去生育,最重要的是提高国家整体的生活水平,使家庭因不再害怕失去工作而有精力去生育。Veta专家组的执行合伙人伊利亚·扎尔斯基说:“即使算上给有孩子家庭提供的福利保障,俄罗斯家庭的生活水平也没有多少提高,也许只能靠一些积极的统计数据来维持纸面上的一些体面。在这种情况下,国家人口项目确实起了良好的形象辅助作用,政府投入的资金数额之大也的确让人十分震惊,但如果用于整个国家和地区的规模上,这笔钱可能还没有带来100%的效益就已经消影无踪了,要知道项目规模越大,追踪地方的金钱实施方法就越困难,也无法知悉款项是否都落在了实处。”

  《俄罗斯经济评论》认为,俄罗斯政府的这些努力治标不治本,无助于从根本上解决本国的出生率问题。确实,生育行为在现代更多的是一种经济行为,因而通过经济补贴来降低家庭生育成本按理来说是可以提升生育率的有效途径,但无奈俄罗斯现在的经济持续性低迷衰退,人民的整体生活水平偏低,即使有生育补贴也无济于事,因而抑制了国民的生育欲望。再加上移民数量减少,也使俄罗斯人口问题雪上加霜。此外,人类的生育意愿同社会的进步是相悖的,社会越发达,人民受教育水平越高,生育率就会越低,因而俄罗斯现代年轻人的思想观念对生育率也会有很大影响,现代年轻人思想观念多偏向西方,追求个人利益与自由,不愿结婚更不愿生孩子,这在中国亦是如此。最后,还需要谈一谈俄罗斯人自身的问题,首先是俄罗斯男人酗酒成风,容易造成精子质量下降或坏死,寒冷的自然地理条件也会对女性受孕造成影响,这种双重打击也会导致俄罗斯的婴儿出生率低且死亡率高。

  人口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生存的基石,是一个国家最宝贵的资源,是国家发展的活力与希望,因此,中国也一定要以俄罗斯为鉴,面对人口老龄化现象,采取积极的生育政策,尽力减缓或遏制人口危机!